三代從軍守邊防
 丹東新聞網 2019-07-31 08:16:55

保家衛國,是軍人的初心。無論穿著軍裝,還是脫下軍裝,軍魂始終鐫刻在他們的心中。這是每一位從軍人的信念,也是退伍軍人劉丹的心聲。

現從事擁軍優撫工作的劉丹出身軍人世家,她的父親、哥哥、愛人、兒子、侄子都曾在邊防部隊服役,一家三代6名軍人,將紅色基因融入血脈代代相傳。

劉丹一家的從軍路始于她的父親劉廣澤。1962年,17歲的劉廣澤懷揣一顆保家衛國的心由遼陽市入伍,進入丹東邊防檢查站服役。他從檢查員干起,無論刮風下雪還是寒冬酷暑,他都認真工作,很快從參謀提升至科長、副站長、站長。1988年,他被授予武警上校警銜。根據工作需要,隨后他又開始負責組建丹東港邊防檢查站。采訪中,他告訴記者,那個時候,工作條件比較差,缺少人手,每一項工作都需要親力親為,但他始終盡心竭力,因為他從沒有忘記自己穿上軍裝的初心。“作為一名軍人,艱苦奮斗精神不能丟。”接受采訪時,已經76歲的劉廣澤言談舉止依然透著軍人的沉穩和英氣。他說,30年的軍旅生涯賦予了他堅毅的品質和剛正的性格,退役后他依然處處以軍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,并立下家訓:不忘本,不忘初心。劉廣澤的言傳身教,潛移默化影響著自己的一雙兒女。接過父親的“接力棒”、成為一名軍人的理想,逐漸在倆人心中生根發芽。

1987年、1989年,劉丹的哥哥和她相繼參軍入伍,圓了自己的軍人夢。劉丹參軍第一年,來到大連旅順成為一名海軍戰士,因水土不服,她患上過敏性濕疹需入院治療,病情稍有好轉,她就主動要求返回工作崗位。時至今日,因該病癥沒有得到根治,劉丹的身體依然飽受其困擾。從軍期間,劉丹還曾在丹東邊防支隊和遼寧海警二支隊服役。每到一處,劉丹總能迅速適應新環境、融入新集體、勝任新崗位。她說,從軍24年,她在軍營這所大熔爐里鍛煉成長,從士兵、班長、學員到干部,一路走來有苦有甜。但無論何時,她都謹記父親的教誨,遇到困難和失敗,要勇敢地爬起來,直面挫折、努力拼搏。如今,她雖然脫下了軍裝,但能夠在丹東市退役軍人事務局從事擁軍優撫工作,繼續為現役軍人、退役軍人服務,這就是對自己軍人生涯最好的紀念。

2016年,劉丹的兒子王博高中畢業考入大學,然而他卻選擇了暫緩學業,在長輩的建議和支持下參軍入伍到營口邊防支隊服役。“當兵是我從小的理想,并以此為榮。”今年22歲的王博說,他自幼在部隊大院長大,看到的、聽到的、學到的都是軍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。家里的長輩們也經常講述自己的從軍經歷,教導他要為人正直、忠誠,有責任感,因此他從小便向往能成為一名軍人,希望將軍人世家的紅色精神傳承下去。王博坦言,真正離開家走入軍營,生活環境的艱苦和訓練強度之大,都超出他的預想。但這并沒有動搖他成為一名軍人的初心,他迅速調整好狀態,逐步適應了部隊生活的節奏,而這得益于祖輩和父輩對他的教育和培養。2018年,王博在服役期間考入公安邊防部隊高等專科學校(現中國人民警察大學廣州校區)。他說,今后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但無論何時,他都會謹記軍人精神和使命,不負家人所望,將紅色基因傳承下去。

記者 曲藝

編輯: 劉思玘

相關新聞閱讀

二維碼掃
關注官網微信
丹東新聞

圖片新聞

时时结果